原來,要忘記還是很難
原來,要釋懷還是很難
原來,我還是在意呵...
 
雖然一直告訴自己
這不是自己的問題
不需去理會這種子虛烏有的責難
很多事情,是無法講清楚說明白的
但,畢竟已經認識這麼久了
竟然還這樣的被誤解
心,還是淡淡的痛呵
半夜,突然驚醒
然後,就再無法入睡
 
希望
即便無法忘卻
但能塵封
不再傷痛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cho 的頭像
Echo

牽手‧共白髮

Ec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